德国大型 B2B 展览的反思:谁说专业展览就不能带孩子

  • Z生活邦
  • 2020-07-09
  • 551已阅读

作者 Christine Lee 经历母职后,从一国家的国际展览窥见其中的性别差异与社会偏见,反思台湾亲子友善的课题。

曾经单身无子的我们,也恍然不知成为亲职后需要社会集体的友善处遇

没有经历孕产和实际生养孩子之前,我和伴侣是喜欢孩子但不了解孩子也不知道担任亲职会有什幺酸甜苦辣鹹的,而年轻时还没生孩子的我和伴侣,就经常到欧洲公务出差和参加展览,当时单身行动的我俩,效率高、行动便利又俐落,在有了孩子之后,这样差旅人生没有因此改变;好啦!持平一点说,差旅人生没有改变但效率低三分之二、行动都得绕着孩子转根本无法俐落。

但是,咦?等等,为什幺这样的差旅人生,可以不用有所改变?各位难道不吃惊吗?讶异怎幺带着孩子的我们,依旧可以经常到欧洲公务出差和参加展览,而不需要把孩子留在千里之外的台湾?答案马上揭晓:欧洲的客户们和展览单位,从来没有因为孩子和我们在一起,而对我们有任何负向差别待遇,反而还更是极力地欢迎、支援帮助和细緻照顾。(推荐阅读:男人也有 480 天育儿假!瑞典成为全球对女性最友善国家)

德国大型 B2B 展览的反思:谁说专业展览就不能带孩子

但是,就在五月底六月初才刚刚落幕的 Computex Taipei,我在自己亲爱的国家,带着孩子,却吃到了闭门羹,无法带着孩子进入参观不说,更没有因为是工作人员关係,而获得主办单位和馆方提供任何亲子友善措举,反而得到了下面的这些回应:

用批判的思辨来拆解阅读,极具性别歧视又亲子不友善的僵化隔离规定

*仅依照我们的规定 18 岁以下不得进入
(本以为是 12 岁以下,没想到是 18 岁以下,连学习旺盛的国高中生都不得其门而入)

*这个展是提供给专业人士的 B2B 展览
(将 B2B 狭窄化成不可亲近、把专业人士简化成没有伴侣孩子,就是便宜行事而已)

*有很多危险装置,孩子入内会碰撞受伤
(台湾孩子好脆弱,到哪都会因为恐龙家长不负责任而受伤,哪都不去待在家最安全)

*需要照护孩子的员工请企业主处理托育
(大企业有国家金援可以为员工提供福利满满,中小微型企业卡在中间的困境谁看见)

*需要带孩子的民众请自行安排托育再来
(国家一直鼓励生孩子,但去到哪里都让你觉得:是谁叫你要生,自己顾好自己孩子)

*其他国家展览怎样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提出其它国家性别尊重和亲子友善的软硬设施,获得台湾只能接受这样对待的回答)

*这不是排挤妇女儿童,是他们看不懂专业展
(专业若只是服务特定族群,尤以白领男性为大宗,就是性别隔离、差别待遇和排挤)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还能提供反思,到底我们能否有台湾在地版亲子友善

去年 2016 年的慕尼黑电子展(Electronica),当然这个是举世闻名的 B2B 专业展览,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已经是第二次参与了。我们带孩子出入真的不是特例,每个工作人员对于推车、亲职和儿童青少的出入都习以为常,参展厂商也是对于背、牵、带着孩子的参观者视若一般,每个背、牵、带着孩子的人,都没有被拒之千里之外,反而是稀鬆平常的存在,没有因为孩子比较勾锥而比较优惠,当然只有伴侣是去工作的,我跟孩子只有在展览最后一天去探班和跟认识客户交关一下,没有使用童工或让儿童长期处于不适合他们的环境来虐童,事先声明 XD。

但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真的有所需要,谁会把年纪小的孩子带去甚至留在无聊的展场,然后去站展劳累工作或参观吸收专业新知,一定是卯起来在无比好玩的公园游戏场或资源丰富的博物馆等公共场所放风玩耍。话说,我们的孩子甚至是收到邻近参展的印度、美国、德国和瑞士公司的火热关照,印度公司站展的女士甚至是想起家里孩子而羡慕我们,瑞士公司的员工拿出巧克力和饼乾,美国劲量电池公司的业务则是远远看到孩子,就把兔子玩偶準备好要交到孩子手上。(推荐阅读:亲子关係,请以质替量)

德国大型 B2B 展览的反思:谁说专业展览就不能带孩子

展览的亲子友善不只是性别议题,更是国家年轻创新能量的培养温室

在慕尼黑展览馆 (Messe München),无障碍可及性和亲子友善设施是基础设施,慕尼黑展览馆针对大型且重要展览,像我们每两年参加的电子展,提供参展厂商和参观民众专业幼儿园师资的 3 到 6 岁幼童的免费托育;而德国北区汉诺威展览馆也跟号称对亲子最友善的德国南区慕尼黑一样,提供托育服务,年纪甚至是 1 到 6 岁,然后还把托育活动延伸到户外花园,让孩子能够舒展身心、接近自然。

而汉诺威工业展(Industrial Automation)也是举世闻名的 B2B 专业展览,除了也让儿少亲善,甚至看到运用机械手臂转换成娱乐性质的旋转大怒神,小孩大人都争相排队乘坐,寓教于乐之余,B2B 的买主就看到了产品的实力,不是吗?甚至,展览同时安排了有:年轻科技创业团队(Young Tech Enterprise)的媒合募资平台,这样的文化,才会让 17 岁就发明乳癌侦测胸罩的胡立安(Julián Ríos Cantú)诞生;小小工程师日(Young Engineers Day),更是由德国展览馆公司和德国工程师公会携手策划,让每个年轻学生都能在每个摊位获得专人导览参观和认识参展企业,这样倾全力地培植国家的下一代;当然,更不能不提的,就是女性力量企业研讨会(WoMenPower Career Conference),其中一个主题就是怎幺减轻在产业中的佼佼女性的亲职和劳动多头烧的压力。(推荐阅读: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促请国家政府和各类机关团体都能检视其性别/亲子友善的政策规划

像台湾这样对待妇女和儿少,是要怎幺减轻亲职(主要照护者多数是女性)的压力?反而是带来更多性别差异隔离的环境,和刻板偏见複製的社会,更别提已经不再只是产品促销人员(Product Promoter)反而已经异化的「Show Girl 现象」给所谓专业 B2B 展览带来的到底是商机,抑或是带给真正专注专业的厂商和买家困扰。

同时,从这个 Computex Taipei 主办单位的案例,其实更能彰显台湾对于公共空间的僵化规定和便宜行事的管理,造成对亲职无法受到国家政府和整个社会支应友善育儿的扭曲现状了吗?并且,这个「拼经济」的原本好意要促进台湾对外贸易蓬勃,原本善意要让所有同业商家共好繁荣,但是否一个又一个差异隔离和刻板偏见的政策规定,非但对内的亲职公民和儿少公民造成压迫待遇,对外更是拉大了台湾跟进步国家的落差。(推荐阅读:你有没有好好教?孩子是否不正常?新手妈妈的日常眼泪)

台湾在各种公共议题上的性别角度和亲子面向,能否体恤亲善接地气,跟上世界运行的速度,让我在下一篇介绍「生产改革行动联盟」、「进步教育家庭联盟」、「还我特色公园行动联盟」以及「身心障碍儿童权利推动联盟」等,这几个由全时亲职妈妈(或全时半职半妈)发起组成,并且在孕产自主、性别平权、儿少人权及小大公民参与表意及障碍人权等性别议题上,扎扎实实造成扰动整个台湾社会改革的「为母则强」团体,来一窥究竟。

 

性别力百科

异化alienation

「异化」的理论概念,马克思在社会学讨论中有很仔细的阐述,资本主义社会中,劳工被迫从事枝微末节的工作,对自己产生疏离感,也与自己的产品感到陌生。社会女性主义者则将此概念加以扩充,讨论女人与自身的「性」(sexuality)、「母职」(motherhood)、「智识」(intellectuality)。例如,女性与自己的身体逐渐疏离,随着她不断对身体「做工」——修这裏、剃那里——身体逐渐成为一件物品,对自己或对男人皆然。

参考资料:《性别教育小词库》游美惠,高雄:巨流,2014。